发展历程 > 关于云子 > 首页

目前您在: 

              

我父亲林亮和陈毅元帅的围棋缘

 

上世纪六十年代上半叶,越南战争和东南亚局势异常紧张和复杂。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在这段时期频频出访东南亚诸国。每次进出境时,都以昆明为中继站。落脚稍事休息。

一般人都知道,陈毅有个业余爱好:就是下围棋。在新四军时,就常拉着邓子恢对阵。建国后,是全国围棋协会的名誉主席,非常关心和支持中国围棋事业的进步与发展。但在北京,下棋的机会可不多。到了昆明,正好利用点空隙时间过过棋瘾,于是他请云南省给他安排几个合适的对手过过招。

给陈毅安排对手,可并不只是要棋艺相当,身份上也是要有一定级别的革命老同志才行。省政府办公厅经过排查,最后找出能下棋的副省长史怀璧,省政法学院院长程永和与时任省轻工业厅厅长的我父亲林亮。经过几番试手,这三人中我父亲的棋艺最好,水平上和陈毅最相近。所以在以后,在昆明陪陈毅下棋的主要对手,就是我父亲了。我曾问过我父亲,陈毅的围棋水平如何?他说,我们俩的输赢盘数差不多吧。我说,那你俩是相同水平喽?他说,还是有点不一样,和陈老总下棋,我当然是从来不好悔棋的,但陈毅有时走错了会拿起来重走,这样看应该是我略强一点。他说,史怀璧可就有点不同,他看到有一次史怀璧和陈毅下棋时,陈毅落下一子后,想想又要拿起来,史怀璧就按住棋子不让拿,两人还发生了点口头争执。在一旁的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可是看不下去了,就责备史怀璧:“怀璧同志啊,有你这样的人吗?陪陈老总下个棋,连重走一步都要计较,也太不像话了。“陈毅却拍枰笑道:“秦司令啊,你是不知道哟,迷棋的人都是这样子的。”

从此后,陈毅每次路过昆明,都要招他去下棋。有几次,陈毅是秘密出访,对外不宣传的。我父亲有时会突然接到办公厅“参加紧急会议”的通知,立即就要走,很晚才回来。回家后一问,是陈毅叫去下棋了,才知陈毅到了昆明。在对弈中,陈毅自然要问到他过去参加革命的情况。我父亲说:我原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在学校里闹学潮时就参加了地下党。班上有个同学的父亲是国民党周口专员刘庄甫,我毕业后就被组织利用这个关系安排到刘庄甫身旁做工作,很是得到刘的赏识和信任,最后我利用这个条件,把他在周口地区有抗日清晰的一个团利用调防之机拉走,投靠了新四军四军的彭雪枫,彭师长开全师大会欢迎了我们。彭雪枫得知我是清华大学毕业生后,要我给他当秘书,我却认为要拿枪杆子上前线才算抗日,经做工作,最终还是留在了师部工作。陈毅得知我父亲原是新四军的,是他的老部下,他很高兴,因为云南省的干部中当过新四军的确实不多,还正好是和他有棋缘的人,巧了。

一九六三年,日本棋院代表团访问中国时,日本棋院和日本关西围棋院赠授陈毅名誉七段位,并送给他若干副日本的贝壳做白棋的双面凸围棋子。后来他到昆明时,把我父亲和史怀璧,程永和叫去,对他的秘书说:“把日本人送我的棋子,给他们每人一副”。他的秘书迟疑地说“我找找看,恐怕没有那么多副了吧?”陈毅一声叫了起来:“叫你拿你就拿出来,不要在那里舍不得。”秘书最终还是拿出了三副棋子,给了每人一副。

说起棋子,陈毅十分关心云南的围棋棋子生产情况,他对我父亲说,你们云南出的云子享誉国内外,是最受各国棋手喜爱的棋子。我出访日本及一些亚洲国家时,国外友人们都纷纷向我要云子,连东欧国家也慕名来订购两吨云子,我却拿不出来东西来,好不尴尬。现在云南不生产云子,是因为生产配方和技艺已经失传了,你是云南管轻工业的,又是个围棋爱好者,你能不能想办法把云子的生产重新恢复起来,不仅对我开展外交有很大的帮助,增加出口创汇也有很大的好处嘛!这个任务我就交给你了。

要恢复云子的生产,这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云子,因比重大,落盘稳,坚实不易碎,色润养眼,手感细腻等特点成为举国上品,明、清时代进贡于皇室,一度蜚声海内外。据说当时曾卖到一两银子一颗。而经日本侵华战争的战乱之后,其生产配方及工艺失传多年。经多方了解,尚有一位叫陈西伯的老先生,还能做出云子。但老先生1894年生于昆明,年已古稀,再不传承,恐怕这点线索也要被带到另外的世界去了。我父亲便组织人一起去做他的工作,希望他能传授技艺。但他传统观念极重,认为绝技只传子,不外传。去做他儿子工作时,因他儿子从事医学,不屑来搞这雕虫小技,所以仍未解决传承问题。又再继续喝他商谈,他说有交换条件,我父亲想这就好办,要经费,场地,人员,编制,职务等都有想办法的余地。谁知他提出来要批准他入党。这下我父亲傻眼了,按当时的入党控制条件,他是不能入党的,入党是原则问题,不能作为条件交换,传技问题又被搁置起来。

陈毅再次到昆明时,我父亲把这个卡壳问题向他作了汇报。他想了一下说:“做他思想的问题我来解决,做通后如何组织生产你负责。你把他请来,我请他吃饭”。一日,陈毅在震庄宾馆设宴,专请陈西伯。有省领导和我父亲作陪。席上,陈毅把酒敬陈希佰:“陈老先生,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元帅,是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我平时工作虽然很忙,但还是有一个业余爱好,就是下围棋。我不仅下棋,还要为我国围棋事业的发展做工作,我们云南原有很好的云子,我到国外时,各国的棋界都很慕名,向我要云子。但我们自已却面临工艺失传,无以为继的困境。今闻陈老先生尚持此技,不知老先生能否暂轻置顾忌,大局为重,传授技艺?我相信你是一个有心胸,有境界的好同志。如果能为我国的围棋事业,外交事业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陈毅对你表示感谢,也代表国家感谢你。”陈西伯此时已是十分感动,急忙答道:“陈毅元帅身为国家领导,百忙之中尚且如此关心围棋发展的是,我一介老朽无他余力,就会做点棋子,如再不能以此作些许报效,真是有愧国家,有愧人民,有愧陈毅元帅今天对我的盛情了。”陈毅说:“那好,具体工作怎么开展,你和林厅长联系,他是省里管轻工业的,能为你解决问题,云子生产的事,我就拜托而为二位了。”下来后,由史怀璧副省长批了经费,我父亲调拨了计划原料,省体委出场地和工作人员,陈西伯带着开始把云子生产开展起来了。批量工业生产毕竟与零星个体制作不同,一切工艺都要从头试验,试烧样品不仅交省里有关部门检验,还几次送到北京请陈毅同志过目,陈毅始终很关心试制过程,几度电话询问,还曾请艾思奇的女儿到昆明代为看望和慰问陈西伯。在各方面的关心和支持下,试制很顺利,陈毅对样品很满意,正式生产后,他带了一些出去送给国外友人和我驻外使馆人员。

当陈毅又到昆明和我父亲对弈时,两人谈起云子的再世,他很高兴,但又提出了新的问题:“你们云南的云子算是天下闻名,但你们省的棋手在全国棋坛上却毫无地位,根本没有像样的棋手,围棋的普及率也很不高嘛,这和你们有那么好的名牌棋子极不相称,这个问题得要解决一下。”我父亲说:“云南下围棋的人不多,棋风不盛,所以难以产生高水平的棋手,而无高手效应的渲染和带动,又难以形成盛大棋风,在这恶性循环中,要先突破一环,才好扭转形势。”陈毅说:“那就先从普及抓起,我请国家体委从中国围棋队中派人来,到你们昆明的中学里去讲棋,从年轻人里开始效果比较好。”是的,陈毅十分重视对青少年的围棋培养,在全国六城市围棋赛时,就留有他现场观看少年棋手王汝南和华以刚对弈的照片。并为后续的小棋手们赋诗一首:

纹枰对坐,从容谈兵。研究棋艺,推陈出新。棋虽小道,品德最尊。

中国绝技,源远根深。继承发扬,专赖后昆。敬待能者,夺取冠军。

六十年代初,我国和日本的围棋水平差距还相当大,曾有次,日本仅派了一个叫伊藤友慧的女棋手,就横扫了中国棋界。陈毅决心从青少年抓起,奋力赶超日本。

不久,果然从北京来了一只围棋工作队。由国家体委副主任李正乐带队,成员是当时的全国围棋冠军陈祖德五段,(这已是当时中国围棋运动员拥有的最高段位了),全国第三名王汝南二段,围棋教练竺源芷三段,青年棋手姜国震初段,一行共五人。他们到昆后,就以昆八中为重点,在几所中学中开办了围棋课。陈祖德和王汝南是比赛型棋手,棋力极强,但讲课未必是强项。而竺源芷理论性很强,善于讲解棋理。不久,在昆明的中学界里就形成了一股很强的围棋之风。后来在云南围棋坛上称雄的一批人物,大多都来自这次的受教者中。

受陈毅元帅之托,在昆期间的一天,他们专门安排时间到我家造访。史怀璧也来了。我老早就把椅子、棋盘和棋子摆好,点心和茶水备好。他五人进屋落座后,陈祖德说,其实我们平时练习时用的都是很普通的棋子,比赛时用的也不算好,你这样好的棋子真难见到。主客相见,自然要手谈几局。先是史怀璧对陈祖德,开局后,王汝南、竺源芷等三人在史怀璧的后面不断支招,你一言我一语的,十分热闹。陈祖德力战群雄,最后还是他赢了。第二局是我父亲对阵陈祖德,他三人知道,虽然棋力相差甚悬殊,但我父亲还是爱按自己的意思下,也就不多支招,只是到关键时指点一下。结局自不必说,但他们也认为局中有可圈可点之处。

正当云南省的围棋事业蓬勃发展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全国的围棋运动几乎都进入了冰封状态。我在北京串联时,就看到攻击陈毅的大学报上说,陈毅不好好工作,爱偷闲下棋,每到昆明就要叫轻工业厅的林亮陪他下棋。直到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围棋事业才获得新生。但遗憾的是,陈毅元帅没能有幸地等到这一天。在新生的中国围棋协会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为名誉主席,1989年,陈祖德为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我父亲和王汝南都为副主席,我父亲还为云南省围棋协会主席。出于他对围棋发展的贡献,国家体委赠授予他名誉五段称号,并颁有段位书。记得在一次省老年运动会上,他参赛了围棋。一位和他对阵的专州选手在 他对面坐下后,就问他是几段,他说是五段,那人棋也没下,爬起来就跑掉了。

文革结束后,云子的生产也进入了新的时期。昆十二中的校办工厂于1980年经昆明市政府批准定名为“云南围棋厂”,组织了对云子生产的攻关,经过不断的配方改进,终于生产出质量超出当年永子的云子。1984年获国家轻工部优质产品奖。19863月,胡耀邦请日本议员围棋访华团稻叶修团长转赠云子给日本首相中根康弘。同年10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昆明,和志强省长将云子作为云南特产礼品赠送女王。当时为防赠品出意外,多做了一份完全相同的备品。后来,这份备品被送给我父亲留作纪念。

如今,陈毅元帅和我父亲都已离我们而去,我和我弟弟分别收藏着陈毅所送的日本围棋及赠送英国女王的围棋备品,作为我们对革命先辈们的永久怀念!

 

                                      林飞